在我国,慢阻肺呈现的特征
三高(高发病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
高发、巨量——吸烟是慢阻肺主要发病危险因素,背景是我国是人口大国+老龄化+烟草消费大国+空气污染严重。40岁以上人群发病率达到13.7%,20岁以上人群发病率则大于8.6%。可见病人总量之巨大。
隐蔽
静悄悄地,偷偷摸摸地“蚕食”人的肺脏,肺功能慢慢地、慢慢地下降,等到有朝一日你有感觉气促了,爬楼梯爬得急一点、快点就觉得气促,活动耐力不如前了,感觉体力下降了,这时,你的肺功能已经丧失50%以上了。 2017年,慢阻肺总死亡人数占我国全因死亡的10.4%,单病种排第三。全球因慢阻肺死亡约300万,我国约30万。慢阻肺导致寿命损失年占总寿命损失年7.4%,排第四。
三低
三低指的是就诊率、确诊率低,肺功能检查率、早诊早治率低,宣传教育不普及,筛查不普及,知晓率低——无知,认知度低,医生、患者均低,“两低”。医生的认识或观念还未跟上形势发展,专业水平高低不一、医疗资源的配置不合理。
调查发现:慢阻肺知晓率仅2.6%,仅9.7%人群曾做过肺功能检查,仅12%的慢阻肺做过肺功能检查,仅55.8%被医生诊断为慢阻肺的病人做过肺功能检查。
慢阻肺急性加重风险较高
中国慢阻肺稳定期患者急性加重风险较高,全国慢阻肺患者治疗状况与自我认知的多中心调查显示,中国慢阻肺患者过去1年平均急性加重次数2次(1-3次)。

急性加重严重影响慢阻肺患者疾病预后,急性加重越频繁,死亡风险越高,因急性加重首次入院患者5年死亡率超过50%。
慢阻肺患者如何避免急性加重?
慢阻肺患者稳定期的治疗目标包括:
①减轻症状:包括缓解症状、改善运动耐力以及改善健康状态;
②降低风险:包括预防疾病发展、预防和治疗急性加重、减少死亡率。
慢阻肺稳定期的药物治疗
早期药物治疗是降低慢阻肺稳定期急性加重的必要手段,也是治疗的重点。
依据患者病情评估、药物的适应证和禁忌证、药物的可获得性以及卫生经济学评估等选择适宜的治疗药物。优先选择吸入药物,坚持长期规律治疗,个体化治疗。常用药物包括支气管扩张剂、糖皮质激素、磷酸二酯酶抑制剂以及其他药物(祛痰药、抗氧化剂等)。
慢阻肺常用医疗器械视频指导
慢阻肺稳定期的非药物治疗
减少危险因素暴露:应督促及监督慢阻肺患者戒烟,减少室外空气污染暴露,减少生物燃料接触,使用清洁燃料,改善厨房通风,减少职业粉尘暴露和化学物质暴露。
疫苗:推荐慢阻肺患者注射流感疫苗,所有年龄≥65岁的患者推荐注射肺炎链球菌疫苗,如13价肺炎球菌结合疫苗(PCV13)和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PPSV23)。
康复、教育和自我管理:肺康复是对患者进行全面评估后为患者量身打造的全面干预,包括运动训练、教育和自我管理干预。肺康复方案最好持续6~8周,推荐每周进行2次指导下的运动训练,包括耐力训练、间歇训练、抗阻/力量训练。
其他治疗:慢性呼吸衰竭的患者进行长期氧疗(每日吸氧15 h以上)可以提高静息状态下严重低氧血症患者的生存率。无创通气联合长期氧疗对某些患者,尤其是在日间有明显高碳酸血症的患者或许有一定益处。外科治疗包括肺减容术、肺大疱切除术、肺移植等。
慢阻肺患者在治疗过程中的误区有哪些?
误区一:病情严重时才需要药物治疗
慢阻肺是一种慢性疾病,患者需要长期药物治疗,不仅在病情严重时需要用药,在疾病稳定期也应该长期规律地用药治疗,可以预防急性加重的发生,改善健康状况,延缓肺功能下降的速率从而延缓疾病进展。
误区二:吸入激素治疗副作用大,不能长期用
吸入激素与口服激素不同,激素经口吸入药物直达病变部位,药物使用剂量和副作用小,疗效却大大增加。
误区三:慢阻肺患者一活动就喘息,所以不外出,只要待在家里不动就好了
慢阻肺患者通过规范的药物治疗和康复锻炼大多数可以改善日常活动水平,因此应鼓励患者进行肺康复训练。
慢阻肺目前仍不能完全根治,其病情发展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慢阻肺患者不可以停药,需要长期坚持治疗,延缓病情的恶化。

慢阻肺患者通常会合并其他疾病,药物除了 治疗慢阻肺之外,还需要治疗合并症,
因此,漏吃药、忘吃药成了常事,怎么才
能让患者每天定时定量服药呢?